“南定林”之—— 下定林寺

     “南定林”·今人知道的多么·提及古代“南定林、北少林”一说,难免会有人皱颦质疑,当今少林武学至尊天下,哪里来的比肩“南定林”·其实,熟悉历史的人不难发现,我国现有的古刹丛林中,很多都是南朝时期的庙宇,在像法时代,尤其是在梁武帝萧衍时,可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在这烟雨中的名寺古刹中,南定林是绝不可少的一大奇观。

     南定林,由定林下寺、定林上寺、方山定林寺三大庙宇组成,最早的是定林下寺,又称“下定林寺”,位于金陵钟山南麓,由于地势较低,后由竺法秀在钟山紫霞湖上方另建一座庙宇,也称定林禅寺,为区别“下寺”,故人称“定林上寺”或“上定林寺”。上定林寺的规模相当宏大,据史载, 上定林寺“禅房殿宇,郁尔层构”、“肃
下定林寺后的“三教会宗堂”
下定林寺后的“三教会宗堂”让今人更加体悟佛教“心包太虚”的境界
深远”,时人称赞上定林寺就像释迦牟尼在古印度居住说法的灵鹫山圣地。定林上寺被毁后,其匾额被善鉴和尚请至天印山(今方山)重建定林禅寺,方山定林寺与钟山定林寺在子午线上是南北正对的,而且据史料记载,当时方山定林寺规模也是相当宏大,禅宗初祖达摩渡海抵达金陵时,曾与梁武帝有过一次会谈,在金陵逗留期间,曾到方山偃坐(至今方山仍留有达摩壁一处),但是在金陵与梁武帝的会谈并不契合,此后达摩初祖一苇渡江北上少林,十年面壁,后圆寂于陕西定林寺(后改称空厢寺)。而与达摩同时代的宝志公(俗称济公)却与梁武帝比较谈得来,也深受梁武帝的尊重,宝志和尚在钟山也建有寺庙,并在金陵广为弘法。与此同时,人称“梁朝三大士”(达摩、宝志、傅翕)的傅翕傅大士在方山以“释道儒”三教同源、轮藏之祖著称于世,后人传说其为弥勒应身。傅大士也曾受梁武帝之邀开示《金刚经》,当时宝志和尚也在现场,可见定林寺在当时地位之尊,“南定林、北少林”之说也由此而来。再加上定林寺与诸多历史名人息息相关,比如王安石、苏轼、陆游、谢灵运、袁枚等等都与定林寺有过一段各自不同的因缘,定林寺自古也是高僧辈出,以上定林寺“僧佑”为代表的一代高僧以“转轮藏”广度众生,其弟子刘勰(法号:慧地)也因《文心雕龙》著称四海,再加上法献和尚西游新疆,竟得到佛牙舍利一枚,带回定林寺佛牙阁供养,这件事成了佛教界共瞩的一件大事,南定林的声望受到世人赞叹也就理所当然了。

    虽然定林寺自古以来声名天下,但上定林寺被毁后,下定林寺的规模也逐渐缩小, 到了宋代,下定林寺的范围已大大缩小,称“定林庵”。北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王安石第二次被罢相后,归隐金陵。王安石深爱钟山景色优美,经常骑驴游玩钟山,疲倦时便到定林庵休息。后来,他就在庵内建了一个供自己休息和写字读书的书斋,取名“昭文斋”。约一百年后,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曾两次慕名来游钟山定林庵。第一次在昭文斋壁上题名曰:“乾道乙酉(1165)七月四日。笠泽陆务观冒大雨独游定林”。五年后,陆游重游钟山,定林庵已被火毁,而他在昭文斋壁上的题名却被寺僧事先摩刻在寺后的崖壁上。1975年10月,陆游题名石刻被发现,成为考证下定林寺遗址的重要资证。


     2005年3月1日,中山陵管理局建成“钟山定林寺刘勰与《文心雕龙》纪念馆”,并正式对外开放,实现了海内外《文心雕龙》研究者和中华文学爱好者的愿望。该纪念馆设于南京钟山南麓的定林山庄内,纪念馆分前、中、后三个展厅,以南京“钟山与六朝都城”“钟山定林寺”“刘勰与《文心雕龙》”三个展览单元。刘勰在钟山定林寺前后生活了20年左右,他在这里借助定林寺丰富的藏书,潜心学习和研究,最终完成了标志着辉煌成就的文学理论巨著《文心雕龙》。这次展览中,不仅展出了近年来在钟山南麓出土的反映六朝时代文化面貌的瓷器、铜器等各类文物,而且还首次向社会披露了南朝钟山定林寺遗址的考古发现。

    杨万里著 《游定林寺》
钟山已在万山深,更过钟山入定林。
穿尽松杉行尽石,一庵犹隔白云岑。

钟山定林寺刘勰与《文心雕龙》纪念馆
下定林寺的入口 三进三出下定林
下定林寺的入口 三进三出下定林
定林山庄 陆游题名被寺僧摩刻在寺后的石壁上,成为下定林寺的重要资料
定林山庄 陆游题名被寺僧摩刻在寺后的石壁上,成为下定林寺的重要资料
王安石的昭文斋遗址 定林山庄文心雕龙纪念馆
王安石的昭文斋遗址 定林山庄文心雕龙纪念馆
下定林(定林庵)的匾额
下定林(定林庵)的匾额

近年来在钟山南麓紫霞湖东附近新修了一座“王安石纪念馆”,称“定林山庄”,花墙环绕,建筑古雅,馆内陈设皆照原样,大小文物保存良好,其画像也是宋代名画家李公麟所绘。馆外有长廊,壁上刻有其诗作一百首,均出自现代全国名家的手迹,精彩纷呈。院中古木参天,流水潺潺,四季有景,清幽迷人。

定林山庄,是为纪念北宋改革家、思想家、文学家王安石而新建。这里绿茵环抱,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它占地面积不大,但布局精巧,古朴典雅。正门在大路西侧,入门是一个小院落,四角植数株四季常青的棕榈,四壁围以高白墙,南北两侧中间各有一个门。北门外是回廊,南门上端有一方石额,镌刻着爱国诗人陆游所书"定林"两字。南门内东、西、南三面为环状廊庑,壁上嵌刻着王安石诗词数十首,由当代书法家书写,或草或篆,风格各异,给人以美的享受。定林山庄北首是"昭文斋",斋内正中高悬王安石纸本画像,画像两侧挂对联一副:"一望江南万里天,解装相值得留连"。四壁悬挂名人字画。殿内设仿宋代木制坐椅、茶几。游人耒到这里仿佛又耒到当年王安石的书斋之中,思古之情不禁油然而生。王安石曾三任江宁府尹,两度出任宰相。第二次被罢相后,归隐金陵,野居在府城东门与钟山半道上的"半山园"。王安石深爱钟山风景名胜,经常骑驴游山玩水,疲倦时便到定林庵休息。后耒,他就在庵内建了供自己休息和写字读书的书斋,取名"昭文斋"。王安石在咏《定林所居》诗中云:"屋绕湾溪竹绕山,溪山却在白云间。临溪放艇依山坐,溪鸟山花共我闲"。在定林庵,他结识了北宋"四大书家"之一的米芾、著名画家李公麟。米芾为他题书"昭文斋"匾额,李公麟为他画了一幅神态逼真的肖像悬挂书斋正中,由此,定林庵更加闻名遐迩,成为古代钟山的名胜之一。被称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由黄州北往路过金陵时,王安石热情接待了他,两人一边畅游,一边论文说佛。元祐元年(1086年),王安石病逝金陵,葬于半山园后山。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金陵筑城墙,正好从半山园后山经过,王安石的后人便将他的坟茔迁回故乡江西抚州录谷峰东后月塘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