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陆游、苏轼与南定林

      我国历史上有两位著名文人王安石和陆游与钟山下定林寺结下过不解之缘。”到了宋代,下定林寺的范围已大大缩小,称定林庵。北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王安石第二次被罢相后,归隐金陵。王安石深爱钟山景色优美,经常骑驴游玩钟山,疲倦时便到定林庵休息。后来,他就在庵内建了一个供自己休息和写字读书的书斋,取名“昭文斋”。约一百年后,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曾两次慕名来游钟山定林庵。 第一次在昭文斋壁上题名曰:“乾道乙酉(1165)七月四日。笠泽陆务观冒大雨独游定林”。
著名诗人与定林寺的不解之缘

    五年后,陆游重游钟山,定林庵已被火毁,而他在昭文斋壁上的题名却被寺僧事先摩刻在寺后的崖壁上。1975年10月,陆游题名石刻被发现,成为考证下定林寺遗址的重要资证。 南宋诗人 陆游三次来到南京,留下一百多首咏怀南京的美丽诗篇。 陆游登建康赏心亭,浮想联翩,触景生情,写下了...在南京, 王安石建了一个书斋。在书斋里 王安石结交了许多高逸之友,包括米芾、李公麟、欧阳修和苏东坡等朋友。米芾为王题写了书斋名《昭文斋》,李公麟为王画了一副形象逼真的肖像。有一次苏东坡乘船经过南京,王安石特地骑着驴子,穿着粗布服到江边去迎接。苏东坡也不冠而敬揖:“轼今日以野服见大丞相。”王安石笑着说:“礼岂为我辈设哉!”既而两人说佛吟诗,王安石还邀请苏东坡同游钟山,并各自赋诗纪游。可见两个人政见虽不同,但私交和诗文之谊还是非常深厚的。 晚年时,王安石又笃信佛教。元丰七年(1084),王安石得了一场大病,病好以后,他上书神宗请求以自己的住宅改建寺院,神宗赐额“半山报宁禅寺”。而自己则搬到秦淮河畔居住。元佑元年(1086)王安石病逝安葬在半山园内。

著名文学批评家刘勰也曾作诗为:

    三十无妻作货郎,挡车只为卖文章。
    定林寺里证经义,慧地常留圣道光。

   在南京市钟山南麓、紫霞洞定林寺遗址附近的悬岩上。北宋政治家王安石晚年在此读书。 王荊公不耐靜坐,不是躺著;就是走著。晚年住在鍾山的謝公墩,正好是在鍾山和南京城的半途中,所以稱之半山。他曾畜養一隻驢,每天飯後必定去一趟鍾山,在山裡任意行走,累了就到定林寺躺著歇息,經常到太陽偏西了才回去。有時來不及到鍾山,他也一定騎驢走到半途再回去。( 南宋诗人陆游在乾道元年(1165年)七月和六年七月两次来此。他在《入蜀记》中写道:“予乙酉秋,尝雨中独来游,留字壁间,后人移刻崖石,读之感叹,盖已五、六年矣。”这处摩崖,是宋乾道元年至六年所刻。全文是:“乾道乙酉七月四日,笠泽陆务观冒大雨独游定林。”高2尺,长2尺6寸,楷书5行,每行4字,字径4寸。是陆游的亲笔题字。具有一定的艺术和历史价值。 (王安石)《竹里》:“自有春风为扫门”;雁湖注引贺方回《题定林寺》①: “东风先为我开门。”按此诗为李涉或僧显忠作②,非荆公诗。(参观《宋诗选注·序》27页)“扫门”注当引李太白《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亦遣清风扫门,明月侍坐。”又按王景文《雪山集》卷十五③《夜坐起赠范西叔、何子方》云:“青荧一点无人到,赖有西风为掩门。”“东风开门”,“西风掩门”,相映成对,岂所谓“反仿”欤(参观《管锥编》746—747页)。谢茂秦《四溟山人全集》④卷二十二《诗家直说》论“学诗者当如临字之法”,举例云:“子美‘日出篱东水',则曰‘月堕竹西峰';若‘云生舍北泥',则曰‘云起屋西山'”;虽庸劣诗匠沾沾自喜,正属“反仿”之类。


    定林示道原
昨登定林山,俯视东南陔。
但见一方白,莫知所从来。
湿银注寒晶,奁以青培堆。
迢迢晻霭中,疑有白玉台。
是夕清风兴,烦云豁然开。
常娥攀桂枝,顾景久徘徊。
杖藜忽高秋,陈迹与子陪。
壮观非复昔,平芜夜莓苔。

    定林寺
众木凛交覆,孤泉静横分。
楚老一枝筇,於此傲人群。
城市少美蔬,想今困惔焚。
且凭东北风,持寄岭头云。

    定林所居
屋绕湾溪竹绕山,溪山却在白云间。
临溪放艇依山坐,溪鸟山花共我闲。

    定林院昭文斋
定林斋後鸣禽散,只有提壶守屋檐。
苦劝道人沽美酒,不应无意引陶潜。

    次韵张德甫奉议
知君非我载醪人,终日相随免污茵。
赏尽高山见流水,唱残白雪值阳春。
中分香积如来钵,对现毗耶长者身。
谁拂定林幽处壁,与君图写继吾真。

    定林
定林青木老参天,横贯东南一道泉。
六月杖藜寻石路,午阴多处弄潺湲。

    定林
漱甘凉病齿,坐旷息烦襟。
因脱水边屦,就敷岩上衾。
但留云对宿,仍值月相寻。
真乐非无寄,悲虫亦好音。

    和耿天骘同游定林
道人深闭门,二客来不速。
摄衣负朝暄,一笑皆捧腹。
逍遥烟中策,放浪尘外躅。
晤言或世闻,谁谓非绝俗。

    书定林院窗
道人今辍讲,卷祴寄松萝。
说波罗密,当如习气何。

    书定林院窗
竹鸡呼我出华胥,起灭篝灯拥燎炉。
试问道人何所梦,但言浑忘不言无。
    宿定林示无外
天女穿林至,姮娥度陇来。
欲归今晼晚,相值且徘徊。
谁谓我忘老,如闻虫造哀。
邻衾亦不寐,共尽白云杯。

    题定林壁
定林自有主,我为林下客。
客主各有心,还能共岑寂。
    题定林壁怀李叔时
云与渊明出,风随御寇还。
燎炉无伏火,蕙帐冷空山。
同熊伯通自定林过悟真二首
与客东来欲试茶,倦投松石坐欹斜。
暗香一阵连风起,知有蔷薇涧底花。
同熊伯通自定林过悟真二首
城郭纷纷老倦寻,幅巾来寄北山岑。
长遭客子留连我,未快穿云涉水心。

    游土山示蔡天启秘校
定林瞰土山,近乃在眉睫。
谁谓秦淮广,正可藏一艓。
朝予欲独往,扶惫强登涉。
蔡侯闻之喜,喜色见两颊。
呼鞍追我马,亦以两黥挟。
敛书付衣囊,裹饭随药笈。
翛翛阿兰若,土木老山胁。
鼓锺卧空旷,簨簴雕捷业。
升堂廓无主,考击谁敢辄。
坡陀谢公家,藏椁久穿劫。
百金买酒地,野老今行饁。
缅怀起东山,胜践比稠叠。
於时国累卵,楚夏血常喋。
外实备艰梗,中仍费调燮。
公能觉如梦,自喻一蝴蝶。
桓温适自弊,苻坚方天厌。
且可缓九锡,宁当快一捷。
彼哉斗筲人,得丧易矜怯。
妄言屐齿折,吾欲刊史牒。
伤心新城埭,归意终难惬。
漂摇五城舟,尚想浮河檝。
千秋陇东月,长照西州堞。
岂无华屋处,亦捉蒲葵箑。
碎金谅可惜,零落随秋叶。
好事所传玩,空残法书帖。
清谈眇不嗣,陈迹怳如接。
东阳故侯孙,少小同鼓箧。
一官初岭海,仰视飞鸢跕。
穷归放款段,高卧停远蹀。
牵襟肘即见,著帽耳才菟。
数椽危败屋,为我炊陈浥。
虽无膏污鼎,尚有羹濡筴。
纵言及平生,相视开笑靥。
邯郸枕上事,且饮且田猎。
或昏眠委翳,或妄走超躐。
或叫号而寝,或哭泣而魇。
幸哉同圣时,田里老安帖。
易牛以宝剑,击壤胜弹铗。
追怜衰晋末,此土方岌业。
强偷须臾乐,抚事终愁惵。
予虽天戮民,有械无接摺。
翁今贫而静,内热非复叶。
予衰极今岁,傥与鸡梦协。
委蜕亦何恨,吾儿已长鬣。
翁虽齿长我,未见白可镊。
祝翁尚难老,生理归善摄。
久留畏年少,讥我两呫嗫。
束火扶路还,宵明狐兔慑。
蔡侯雄俊士,心憭形亦谍。
异时能飞鞚,快若五陵侠。
胡为阡陌间,踠足仅相蹑。
谅欲交辔语,呿予不能嗋。

    再用前韵寄蔡天启
蔡侯东方来,取友无所挟。
翛翛一囊衣,偶以一书笈。
定林朝自炊,有匕或无筴。
时时羹藜藿,镬大苦难燮。
骄顽遂敢侮,有甚观骈胁。
澹然山谷中,变色未尝辄。
始见类欺魄,寒暄粗酬接。
从容与之语,烂漫无不涉。
奇经可治疾,秘祝可解魇。
巫医之所知,瞽史之所业。
载车必百两,独以方寸摄。
微言归易悟,疾若髭赴镊。
天机信卓越,学等何足躐。
纵谈及既往,每与唐许协。
扬雄尚汉儒,韩愈真秦侠。
好大人谓狂,知微乃如谍。
惟初造文字,人惑鬼愁慑。
秦愚既改罪,新眊仍易叠。
六书遂失指,隶草矜敏捷。
谁珍坛山刻,共赏兰亭帖。
东京一祭酒,收拾偶予惬。
少尝妄思索,老懒因退怯。
侯方习篆籀,寸管静尝厌。
深原道德意,助我耕且猎。
昔功恐唐捐,异味今得饁。
京口媚学子,追师尝劫劫。
陆赢淮汴粮,水僦湖海艓。
远求而近遗,如目不见睫。
伪凤易悦楚,真龙反惊叶。
闻予再三叹,往往心不厌。
或自逸而走,或呿而不嗋。
或嗤元郎漫,或訾白翁嗫。
铄金徒欲消,韫玉岂愁浥。
贤愚有定分,咄汝无喋喋。
跨鞍随我游,曳屣联我跕。
照泉挹清泚,跂石缘嵬嶪。
东陂数鯈鱼,西崦追蛱蝶。
翳林窥抟黍,藉草听批颊。
黄寻远莲须,红阅邻杏靥。
荏苒光景流,杨园忽无叶。
扶痾归未久,吾见喜宁帖。
褰裳告我去,禄仕当随牒。
萧晨秣款段,归骑得追蹑。
谓言循东路,复出西城堞。
行矣忍羁旅,无鱼勿弹铗。
天闲久索骥,骏足方腾蹀。
长驱勿骄矜,小踠亦勿惵。
鹏飞九万里,勿借风一箑。
溟波浩难穷,勉自养鳞鬣。
爵禄实天械,功名为接摺。
宁能复与我,摇漾秦淮檝。
附书勿辞频,隔岁期汉箧。

    自白门归望定林有寄
蹇驴愁石路,余亦倦跻攀。
不见道人久,忽然芳岁残。
朝随云暂出,暮与鸟争还。
杳杳青松壑,知公在两间。

    自定林过西庵
午鸡声不到禅林,柏子烟中静拥衾。
忽忆西岩道人语,杖藜乘兴得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