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献西行得宝

   南朝宋文帝元嘉十二年,被刘宋皇室和百姓称为“大禅师”的印度高僧昙摩密多,在京师建康(今南京)的钟山上建起了一座寺院,叫上定林寺。钟山原有一座定林寺,昙摩密多认为那里地势太低,不占形胜,就在它的西边高处另建了上定林寺,原先的定林寺被叫做下定林寺。昙摩密多声望极高,远近敬仰,信徒万里来集,定林寺也成为当时京师名寺。
法献来到方山定林寺,西行得宝
   元嘉十六年(439年),16岁的法献和尚来到京师上定林寺,法献俗姓徐,西海延水(青海海晏)人。年轻的法献发誓今生一定要西行求法,瞻仰佛祖圣迹。多年以后,法献成为京师知名的高僧,他“博通经律,志业强悍”,西行取经愿望更加强烈。当时佛教五部律经已有四部传来东土,惟缺一部《迦叶维律》,精研戒律的法献深感不足。刘宋元徽三年(475年),法献自京师建康出发西行,梁朝《高僧传》说他“西游巴蜀,路出河南,道经芮芮(柔然)”,最后到达佛教东传的中转站于阗(今新疆和田)。
   法献原想跨越葱岭去天竺(印度),但适逢栈道断绝,不能再走。这时,与他交好的一位于阗僧人带法献来到一处密室,取出一只铜函交给法献说:“此函有佛世,可将还南方,广作利益。”并告诉他佛牙是从乌苌国(印度河上游及斯瓦特地区)得到,历经艰难。这令法献大喜过望,他后来听见几个僧人在议论“乌苌国丢却佛牙,不知何国福德僧当获供养”,更是确认无疑,喜不自胜。法献虽未能到达天竺,但收获仍不小,《高僧传》说他“获佛牙一枚,舍利十五粒,并《观世音灭罪咒》及《调达品》,于是而还”。

竟陵王敬事佛牙

   唐代《法苑珠林》记载,法献回到京师上定林寺后,将佛牙密藏起来,私下供养,连他的弟子都不知晓,只给灵根寺高僧法颖一人看过。这时南朝已是萧齐政权,皇帝信奉佛教,当朝的司徒(宰相)竟陵王萧子良更以崇佛出名。传说,齐武帝永明七年(489年),萧子良在一次法会上见释迦牟尼从东而来,威容显耀。后来,他又梦见自己来到上定林寺,见卧病在床的法献对他说:“我库中有无价神宝。”萧子良来到定林寺库中,见有许多小函,一个个打开,都是佛经、佛像,最后见一只小函悬挂空中,函中又有一小函,打开之后,光色闪烁,不知是何物。梦醒后,萧子良认为此梦是一个瑞兆,立即派人去上定林寺,讯问寺库中是否有异宝。法献以为是来索要珍珠之类,并未在意,夜里寻思此事,方才惊悟,遂亲自将佛牙送到竟陵王邸。萧子良原本就有派人去西域迎取佛舍利供奉的想法,此刻得到佛牙,更以为是灵瑞,“敬事尊重,倾历心力”。
   法献后来被南齐朝廷任命为京师秦淮河以北诸寺院的僧主,他在齐明帝建武末年(497年)辞世,被葬在钟山。佛牙后来一直被供养在钟山上定林寺。

奇怪的失而复现

   到了梁朝,在皇帝的倡导下,朝野崇信佛教。梁武帝普通三年(522年)正月的一天夜里,有几个人执杖来到上定林寺,他们称,临川王萧宏的一个家奴逃跑,有人报告说这个家奴躲在上定林寺佛牙阁里。寺僧打开佛牙阁让他们搜查,领头的人立即开函取了佛牙,礼拜三下,包起来便走,佛牙自此失踪。梁朝慧皎在他撰写的《高僧传》中说:“至今竟不测所在。”随后梁朝经历了崇佛高潮和侯景之乱,江南从繁华到衰败,佛牙一直没有消息。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梁朝被陈朝取代的当年,失踪35年的佛牙忽然复出,《陈书·武帝纪》说,永定元年(557年),陈武帝陈霸先下诏:“出佛牙于杜姥宅,集四部设无遮大会。”他自己亲自出宫礼拜佛牙。陈霸先登基当月而佛牙复出,自然引来人们的联想。清代陈作霖《南朝佛寺志》指责说:“乃知取佛牙者即陈武帝。”认为从上定林寺取走佛牙的就是陈霸先。不过,这只是猜测,证据不足。究竟是谁从上定林寺取走佛牙,总要有一个交代,《陈书》上说,梁朝天监末年,佛牙为摄山(今栖霞山)庆云寺僧人慧兴保藏,慧兴临终时交给弟弟慧志。梁朝末年,慧志秘密将佛牙送给陈霸先。此记载与梁朝慧皎《高僧传》所记不符,慧皎身历其时,是不会乱说的,《陈书》记载当不可信。看来,佛牙失而复出的这段经历,永远是一个历史之谜。

灵光寺再现佛牙

   北京西山有8座寺院,近代称为“八大处”,八大处之一的灵光寺始建于唐代,后经历代重修,寺内原有一座辽代建造的八角十三层招仙塔。现存招仙塔的石露盘上铭文说:“大辽国公尚父令公丞相大王燕国太夫人郑氏造,咸雍七年(1071年)八月日工毕。”建塔人是辽国丞相耶律仁先的母亲。
   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义和团,用炮火夷平了寺院,辽代招仙塔也同时被毁。寺僧在残毁的塔基中发现一个石函,函内盛一只沉香木盒,盒上题有:“释迦牟尼佛灵牙舍利,天会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记,善慧书。”盒内盛的是佛牙,题记中的“天会”是五代时期北汉的年号,天会七年即936年。《辽史》中有记载“咸雍七年八月,置佛骨(牙)于招仙浮屠。”这说明,五代北汉天会年间放入盒中的佛牙,在辽代被放入招仙塔下。
   招仙塔下的这枚佛牙与南朝京师上定林寺的那枚佛牙是否有关?《西山八大处》一书介绍说:“据赵朴初先生考证,根据佛教史籍记载:佛陀涅荼毗(即火化)后,有两颗牙齿留存世间,一颗传入锡兰(今斯里兰卡),一颗传入当时的乌苌国,后由乌苌国传到于阗。五世纪中南朝高僧法献游于阗,把佛牙带到南齐首都建康。隋朝天下统一,佛牙被送到长安。五代时期中原兵乱,佛牙辗转传到北方辽国的燕京。”这就是南京上定林寺的那枚佛牙,不过,其流传过程尚不详明,还是一个历史之谜。

佛牙的时代际遇

   1955年,佛牙被移至北京广济寺,同年10月,缅甸政府和佛教协会派遣代表团来中国迎请佛牙到缅甸巡行,供人民瞻仰礼拜。1961年5月,锡兰佛教界派遣代表团来中国奉迎佛牙,后在锡兰巡行两个月,受到锡兰人民虔诚礼拜。
   1964年,灵光寺新建佛牙舍利塔落成,八角十三层密檐,高51米,塔内用金塔供奉着佛牙,亚洲有10国佛教代表团及一些国家驻华使节参加了开光庆典。1972年,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的姑母在北京去世,在佛牙塔下林中举行了柬国佛教仪式。1998年11月22日,首都佛教界数百人在灵光寺佛牙塔下举行纪念佛法东传二千年法会,纪念中国佛教二千年。
   从当年佛牙在南朝京师南京被礼供,到今天在首都北京成为中国佛教的重要标志之一,历史已过去了1500多年,北京灵光寺因供奉佛牙舍利而成为佛教圣地。南京钟山上定林寺后来被毁,南宋时,寺额被僧人移至江宁方山,在方山重建了定林寺。现在方山定林寺也已毁,南宋所建定林寺塔尚残存,由于塔身已倾斜,成为南京的斜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