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皇家地坛遗址实为上定林寺遗址

    晨报报道了“中山陵园管理局文物处廖锦汉副处长称,考古工作者经过辛勤工作,先后在钟山南麓发现两处寺庙遗址,并出土了一大批寺庙僧人所用过的生活用品等文物,经过对遗址反复调查和比较研究,初步认为该遗址极有可能就是消失了近千年的定林寺遗址。”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近日,南京六朝研究学者刘宗意对此论断提出反对意见,并根据他掌握的材料提出最新论点———2000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钟山六朝祭坛遗址实为上定林寺遗址。

    当年考古结论有误

    南京六朝研究学者刘宗意认为,现在发现的正气亭西侧两处寺庙遗址其实与上定林寺毫无关系。他解释说,要弄清这个问题,先要从1999年的一次重要考古发现说起。当年,在南京钟山上发现了一处古代遗址,位于钟山主峰南坡海拔277米的一个突出的山嘴上,是不重叠的上下两个平台,大平台边长近90米。两平台的北面是山体,东南西三面顺坡有四层不规则粗糙石块垒筑的护墙,南面通山下,其西南下方就是蒋介石生前所选墓址“正气亭”。在遗址中出土了六朝莲花纹瓦当和雕有莲花的房柱基石以及青瓷片等六朝遗物。考古发掘者认为,这是南朝宋孝武帝所建的皇家“北郊坛(即地坛)”遗址。当时就有专家提出了不同见解,南京市博物馆原副馆长李蔚然研究员认为,这应该是六朝寺庙。南京博物院原院长梁白泉研究员也认为,这一遗址可能另有用途,而不是北郊坛。

    南宋人出现考证错误

    古代皇帝用来祭祀名山大川湖海诸神的礼仪性建筑叫地坛,根据“阴阳五行”和“天圆地方”的认识,地为阴,北方为阴,故在京城北方掘方池,池中垒起两层方坛,这就是地坛,古书中的正式叫法是“北郊坛”,也叫“方泽坛”。刘宗意告诉记者,据南朝著名史学家、文学家沈约写的《宋书》所记,南朝宋孝武帝所建的北郊坛是在“钟山北原道西”,即在“钟山北面平原道路的西侧”,并不是在钟山南坡之上。沈约是当时人,《宋书》所记是很准确的。那么,钟山上的古代遗址怎么会被人认为是刘宋孝武帝北郊坛的呢?

    南宋的《六朝事迹编类》中有一则考证:“宋孝武大明三年,移北郊(坛)于钟山北原道西,今钟山(下)定林寺山巅有平基二所,阔数十丈,乃其地也”。南京古代地方志都是沿用这个说法。这个南宋人的考证把明明是建在钟山北面平原上的宋孝武帝北郊坛,说成在钟山南坡之上,从字面上看,错误就十分明显,现在的发掘者正是利用了古人的这个错误考证,自然就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由于北郊坛是用来祭祀地神和水神,所以都是建在低地上,不可能建在山上。按照北郊坛的规制,四周必须掘有方池,而钟山古代遗址没有方池。北郊坛的坛体是由两个正方形平台迭合而成,并不是分离的“平基二所”。史书记载南朝的北郊坛高一丈,下层仅十几丈见方,四面有台阶,规模不可能像钟山古遗址那样“阔数十丈”。北京尚存完好的明清皇家北郊坛,是最好的实物证据,一对照就清楚了。

    北郊坛遗址实为上定林寺遗址

    刘宗意根据“地点与史书记载不符”、“地势不符”、“规制规模不符”,否定钟山六朝遗址是所谓的“北郊坛”,认为钟山上根本就不可能有北郊坛,南朝宋孝武帝北郊坛应该在今锁金村一带。既然钟山主峰南坡上的六朝遗址不是北郊坛,那它究竟是什么?刘宗意认为,所谓“六朝北郊坛”遗址,其实就是失踪已久的“六朝上定林寺”遗址。

    据史书记载,宋文帝元嘉十二年(436年)新建成的上定林寺十分壮观,“禅房殿宇,郁尔层构”,“肃然深远”,时人称赞上定林寺就像释迦牟尼在古印度居住说法的灵鹫山圣地。下定林寺原址在钟山下紫霞湖附近的紫霞洞一带,紫霞洞附近的岩壁上,至今还留有南宋诗人陆游的“乾道乙酉七月四日,笠泽陆务观冒大雨独游定林”题刻,这就是下定林寺原址的可靠证明。

    南宋《景定建康志》记载,上定林寺就“在下定林寺之西”,说明上定林寺就在紫霞洞下定林寺西面的上方,这正是钟山主峰南坡上1999年发现的所谓六朝北郊坛之处,别无其他选择。此处遗址占据主峰南坡半山腰正中的突出平台,地势绝佳,完全符合记载中的上定林寺的位置,这应该就是失踪已久的六朝上定林寺,而不是北郊坛。在这处遗址的大平台上,发现有四个方形建筑基础痕迹,呈前一后三排列,其上方另有一处小平台,这显然不是北郊坛建筑规制,而是寺庙建筑布局。遗址侧面用粗糙的大小石块垒筑起来的基础,是山上建筑常用的护坡,而不是皇家北郊坛的坛墙。

(来源:/作者:韩红林)